“迷霧劇場”重新開張,總制片人戴瑩詳解四部新劇秘要

10月14日 22:49


2021年10月14日 | 總第2657期

10月13日,愛奇藝“迷霧劇場”第六部劇集《八角亭謎霧》正式上線。
總導演王小帥、花箐,導演花箐,主演段奕宏、郝蕾、祖峰、吳越、邢岷山、白宇帆、米拉、李煜等。一樁19年前的兇殺案,讓一個家庭就此支離破碎;19年后,相似的案件再次發生,這個家庭又該何去何從?
去年“迷霧劇場”第一季上線后一鳴驚人,觀眾至今對《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記憶猶新,兩部劇在豆瓣分別獲得了8.8和9.1的高分,“國產懸疑劇頗具電影質感”的現象亦引發廣泛討論。
第一季上線僅半年,便吸引了內地超過6800萬愛奇藝會員觀看,成績斐然。同時,“迷霧劇場”的劇目還發行到日本、韓國、新加坡等海外地區,市場反響極佳。
開局精彩,“迷霧劇場”自然要延續下去。《八角亭謎霧》《致命愿望》《淘金》《誰是兇手》成為第二季的主力軍。內容層面,風格有沒有變化?此次為何沒有改編紫金陳的小說?主創層面,又如何考量?帶著諸多的問題,我們對話了“迷霧劇場”的總制片人戴瑩。
制片人戴瑩
早在“迷霧劇場”前,戴瑩便制作了《無證之罪》。有了成功經驗,她便有意識地將幾部懸疑劇集打造成品牌“迷霧劇場”,第一季制作耗時三年多。
雖說有第一季的制作經驗,但“迷霧劇場”第二季并沒有讓她感到輕松。第一季珠玉在前,觀眾的期待值自然被拉高,所以第二季必然要有所突破。

迭代和創新

四部劇視角皆不同

獨舌:“迷霧劇場”第一季的熱播曾掀起關于"中劇崛起"的討論,也經歷了一些排播上的起伏,今年第二季在創作指導思想上有無升級、變化?在生產、制作上有沒有引入新機制?
戴瑩:對于“迷霧劇場”整個品牌,我們今年做了一個升級。首先是“迷霧劇場”的logo,去年是二維魔方,今年做成了潮玩類型的三維圖標,更具象化。對于小魔方,我們未來還會做很多衍生,甚至會有些擬人化的互動。這屬于劇場本體上的升級。
“迷霧劇場”第一季(上)和第二季(下)的LOGO變化
另外,第二季“迷霧劇場”四個劇集的視角都不一樣,類型層面也有較大突破。
先從《八角亭謎霧》說起。一家人在案件的影響下,人物的命運和性格,都發生了巨大變化。19年后,案件再生,這就需要一家人重新面對過去的傷痛,直至達成和解。
《八角亭謎霧》沒有那么類型化。如果你是標準的懸疑粉,看到第三、四集,就能猜到幕后真兇。但到那時,你關注的不再是“兇手是誰”,而是人物一系列行為背后的內在驅動因。這才是《八角亭謎霧》的魅力所在。
說到《致命愿望》,我們在懸疑的基礎上加入“手機APP許愿”的設定,創作理念既具現實性,又有未來感,這種“二分之一現實懸疑”的類型在國內并不多見。
至于《淘金》,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犯罪懸疑片。過去是要有案件產生,才會有懸疑的故事,而《淘金》把人物放到一個極端的環境下,聚焦人在金錢和欲望面前所展露出的人性、冒險的勇氣,以及對親情的守護。
相比較之下,《誰是兇手》是一個標準的懸疑類型劇,節奏感較強,由幾個單元串聯而成。大部分懸疑故事都聚焦探案過程,很少描繪受害者是如何治愈心結的。《誰是兇手》通過受害者的漫長追兇路,展現他們如何走出心理陰影,堅持正義。
獨舌:變化不小。去年“迷霧劇場”中的案件還是比較核心的,今年似乎有了“懸疑+”的感覺,加入了不同的元素。《八角亭謎霧》和去年“迷霧劇場”中的劇集似乎沒有一個能對標的劇集,和《隱秘的角落》也不大一樣?
戴瑩:從大氣質上來看,《八角亭謎霧》和《隱秘的角落》有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很大不同。
《隱秘的角落》里有家庭氣,《八角亭迷霧》也很生活化。《隱秘的角落》里有一個很極致的母親,在《八角亭謎霧》中祖峰扮演的父親,亦有一個極致的父愛展現。但在整個視角層面上,定會有所不同。
獨舌:《八角亭謎霧》有個時間設定,劇中的第一起兇殺案發生在19年前。案件的追訴時效通常是20年,這樣的時間設定也是為了增強劇情的緊張程度嗎?
戴瑩:對,的確有這樣的考量。
獨舌:《致命愿望》是懸疑+科幻,和第一季的《在劫難逃》類似,并且都是五元公司制作,這兩部劇是同類型嗎?
戴瑩:算是,對比《在劫難逃》,《致命愿望》的科幻感會更重一點,未來感也會更強。
獨舌:聽完介紹,感覺案件總體的烈度有所下降。但圍繞案件所產生的的話題更豐富、更復雜,是這樣嗎?
戴瑩:案件的緊湊、起承轉合仍值得期待。像《淘金》開場,陳飛宇所飾演的角色就在找哥哥,兄長下落不明,都屬于劇情鉤子。

任務艱巨

一年時間做完第二季

獨舌:“迷霧劇場”第二季就只有《八角亭謎霧》《致命愿望》《誰是兇手》《淘金》這四部劇嗎?為什么沒有像去年那樣連出五部?
戴瑩:觀眾對“迷霧劇場”這個品牌有一定的期待度,所以我們寧缺毋濫。
獨舌:這四部劇,是不是去年第一季“迷霧劇場”播出完畢后才開始制作的?
戴瑩:啟動的工作會更早,否則來不及。第一季最后一部《沉默的真相》,播出完畢已是去年10月份。如果那時候才來籌劃第二季,今年肯定沒法上線。實際上,在2019年,“迷霧劇場”第一季開始做后制,我們就在對第二季進行籌備與劇本修改,然后再去與合作方洽談。
等到第一季上線后,有了信心,公司也加大對此品牌的投入。因為事先有儲備,所以能迅速孵化,讓第二季的項目順利在2020年開機。
獨舌:去年“迷霧劇場”第一部《十日游戲》在6月份上線,今年第一部《八角亭謎霧》在10月13日上線,是不是第二季的制作時間更寬裕?
戴瑩:我們幾個團隊都在全力制作,盡力提速,最快能保證在10月份上線。始終是在保項目,讓項目做到最成熟。第一季“迷霧劇場”前后做了三年,之后用一年的時間迭代出第二季。要保持制作水準,又要保證一個制作的時間,就我們電視劇目前的工業化水平來看,任務艱巨。
獨舌:“迷霧劇場”第一季,與陳奕甫、辛爽等新導演有過合作。第二季的導演中,加入了王小帥這樣屢獲國際大獎的導演,這是有意為之嗎?還是因為檔期緊迫,需要成熟導演來操作?
戴瑩:第二季的導演陣容還是比較豐富的。讓王小帥導演加盟,該想法由來已久。從電影《地久天長》后,他就已經有了做網劇的想法,自那時起我們就在碰內容。這次的《八角亭謎霧》是愛奇藝、冬春、萬年三家公司一起合作,韓三平也在,算是強強聯合。
《誰是兇手》的導演孫皓曾執導《慶余年》。之后,他想自我突破,大家一拍即合。
《淘金》的導演是蔣卓原,我看過他之前的作品,覺得這位導演的視聽能力比較強,且審美較好,所以就把《淘金》這個項目給了他,他也有比較強的創作欲望。提及淘金,大家會想到西北地區,其實歷史上云南也有一些淘金客,恰巧導演本就是云南人,我們希望拍出不一樣的地域風情。
《致命愿望》導演楊苗,包括制作公司五元,是我們“迷霧劇場”一起走過來的伙伴。更早之前,我們還和楊苗合作過《滅罪師》,算是老朋友。
四部劇集的導演,有電影在國際上獲獎的大導演,也有爆款電視劇的導演,也有新導演,還有老伙伴,所以導演構成還是很豐富的。
“迷霧劇場”和愛奇藝的特色是多元,勇于給新導演、新團隊機會。我們內部也會鼓勵做創新的內容,并給到一定的試錯成本。我們有可能會看到一個驚喜,在專業的判斷下不斷發掘新導演。同時,市場反響讓大家看到了希望,相信會有更多更優秀的主創團隊愿意與我們合作。
第一季的《在劫難逃》就是由五元文化承制
獨舌:王小帥雖然是國際級導演,但對于做劇,他也是一個新人。作為電影導演,他制作的多是文藝片,會擔心他的文藝風格與懸疑劇有所沖突嗎?
戴瑩:我和他交流時,發現他非常有想法。當我們一旦產生分歧,只要說出核心訴求,他也能理解和接受。這一次,小帥導演也邀請了花箐導演一起來執導《八角亭謎霧》,花箐導演有較強的電視劇制作經驗。
所以此次,小帥導演主抓劇本,花箐導演在策劃的后階段進入劇本創作。現場拍攝由花箐導演主抓,小帥導演也會親臨執導,兩個人有商有量,合作過程非常理想。

第二季海外同步上線

《隱秘的角落》海外版權已售出

獨舌:此次的“迷霧劇場”是否統一招商?目前的招商情況如何?
戴瑩:今年的招商還是很理想的,因為第一季的成功,有了大踏步式的前進。“迷霧劇場”形成了品牌效應,招商的表現非常好。
獨舌:“迷霧劇場”第二季有沒有海外同步播出的計劃?
戴瑩:有的,會在我們的海外站同步。我們已經做了海外版的海報,過段時間會發布。“迷霧劇場”第一季在海外的播出效果比較理想,所以我們第二季也會在愛奇藝國際站同步。
獨舌:第一季的“迷霧劇場”改編了紫金陳的兩部小說,《壞小孩》和《長夜難明》。第二季就沒有了,紫金陳的小說版權還有嗎?
戴瑩:紫金陳的小說版權,我們還有儲備,合適的時候會再合作。整個市場都喜歡追高,一個作者出來,大家都去追。其實我們這個市場還有很多的璞玉等待發掘。目前我們已經在孵化很多好的作品,等我們做出來的時候,會給大家一個驚喜。
 《沉默的真相》改編自紫金陳小說《長夜難明》
獨舌:《淘金》中的陳飛宇是主演之一,他這次出演,在形象上做了很大改變,您覺得他完成度如何?
戴瑩:是一位很優秀的年輕演員。當時,我們力邀飛宇出演,這個人物設定就是一個年輕人,對淘金的事完全不懂。他要去淘金隊找他的哥哥,所以他得有青澀感,很年輕。飛宇在形象以及心智上,都較為符合。
《淘金》這個項目很辛苦,我們在云南拍攝,每天要爬兩個小時的山才能到達外景地。飛宇每天也是灰頭土臉的,整個拍攝期,飛宇都很享受。
獨舌:雖然“迷霧劇場”第二季的主題仍然是懸疑,但幾位導演都經驗豐富且有各自的風格,作為總制片人,您是否會規定他們保持在一個相近的風格范疇中?
戴瑩:不會,如果這么去規定的話,劇集就沒有特色了。倘若要求他們風格統一,就不會有《隱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的視聽表現。導演的魅力、功底,就體現在各自獨特的風格上。
項目初期,去選定一位導演,制片人心中就應該清楚,他適不適合“迷霧劇場”。當導演開始拍攝后,每部劇集的調性與風格都會應運而生。
獨舌:第二季“迷霧劇場”不僅制作精良,并且還有很多知名演員,每部劇的成本會不會很高?
戴瑩:“迷霧劇場”本身就是主打短劇集,并且演員的片酬是有上限的,現在對于劇集的成本把控更加合理、完善。
獨舌:第一季哪些劇目已經售出海外翻拍版權了?
戴瑩:第一季的翻拍發行情況,目前是《隱秘的角落》,已談妥了美劇及日語電影授權,《在劫難逃》的美劇授權也在商談細節。
【文/崔汀

往期推薦

影視獨舌 由媒體人李星文創辦的影視行業垂直媒體。我們的四項媒體主張:堅持原創,咬定采訪,革新文體,民間立場。


點擊“閱讀原文”查看更多歷史消息

本文為作者 影視獨舌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ttchizhou.com/stream/140088

影視獨舌

點擊了解更多
影視評論,人物專訪,劇目展示,產業報道。
掃碼關注
影視獨舌
相關文章

網絡劇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最新亚洲中文字幕一区在线,中美日韩亚洲印度在线,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亚洲日韩色欧另类欧美,在线观看日本爱情动作片,在线播放日本一道本香蕉视频,色就是色欧美美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