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稿、焦慮、維權難……青年編劇生存狀態大揭秘

導語:為持續了解青年創作者的生存狀態,探尋他們成長路徑和發展趨勢,為中國影視工業化建設留下一些可供回顧的資料,“2019-2020中國影視行業青年創作者生態調查報告”應運而生。此報告分“導演篇”和“編劇篇”。本篇是“編劇篇”的深度解讀。


下載完整版報告:

導演篇:https://dwz.cn/4FeeWUmT

編劇篇:https://dwz.cn/odlnuWjh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即可查看編劇篇報告)


如何講好一個故事,已經成為當前中國影視行業越來越重要的事。相較于導演、演員這類高光職業,作為故事創作核心的編劇群體卻常常顯得過于低調。而處于事業起步階段的青年編劇,他們既是未來的中堅,又尚青澀,他們渴望被關注、被幫助,渴望獲得認可和成功。


更好地培養青年創作者人才、促成行業與青年創作者之間的良好溝通,已經成為中國電影工業化探索進程中的行業共識。


2019年末,華語國際編劇節聯合北京電影學院未來影像高精尖創新中心、凡影·畫外hoWide于2019年末共同發起青年編劇生態調查。本次調查得到派樂傳媒、拍電影網、好劇邦、劇本君的電影世界、編劇圈、影視工業網、以及上科大-南加大影視培訓項目等眾多媒體和機構(排名不分先后)的大力支持。


我們將此次調研的“青年編劇”定義為“1979年(含)至1999年(含),年齡在20-40歲之間,至少擁有一部完整署名作品(包括院線電影、網絡電影、臺播劇、網播劇等),目前仍在從事編劇工作的青年人。


在此基礎上,我們一對一推送發出220份問卷,收回208份有效調研結果(注:文末附受訪編劇名單),最終形成這份沉甸甸的報告。


從報告中我們看到,這批受訪的年輕人,或意氣風發或沉穩蘊藉。從數據中一窺他們的歡喜與焦慮,他們的前路和期待,他們漸趨成熟的思考以及飽滿豐富的內心……


就在這份報告即將成稿付梓之際,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暴發。各行各業都收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影視行業尤甚——影片撤檔、劇組停機、影院關門,每個從業者似乎都憂心忡忡。那么疫情的沖擊,對青年編劇們有什么影響?他們的心態又會發生什么改變?通過補充問卷,這份報告也會給出答案。


誠然,這份報告顯然無法覆蓋龐大的青年編劇群體,也無法提供具體的解決方案,但足以管中窺豹,供諸位參考。




報告共分六部分(注:文中圖表如未特殊注明,樣本量均為208)


第一部分:受訪編劇群像——他們是誰?

第二部分:作為編劇,他們的從業狀態如何?

第三部分:他們面臨什么樣的問題或困境?

第四部分:他們如何看待中國影視產業?

第五部分:新冠疫情給他們帶來了什么影響?

第六部分:事業之外,他們是一群怎樣的人?




第一部分:受訪編劇群像——他們是誰?


  • 多在25-36歲之間
  • 近八成人從事編劇工作六年以內
  • 84%的受訪編劇都接受過高等教育
  • 13%有海外留學經歷


在此次調研中,我們盡可能的觸及了行業內大多數符合條件的青年編劇。編劇是影視行業中較少存在性別和年齡壁壘的工種。此次受訪的208位青年編劇多在1995年(25歲)-1984年(36歲)之間,平均年齡30歲,且男女比例基本相當。



此次受訪編劇中近八成人,專職從事劇本撰寫工作都在六年以內,資歷尚淺。



但超過六成入行一兩年就有了自己第一部署名(包括已簽約的、已制作完成或正在制作的)作品(含電影、電視劇、網絡電影和網劇等),這和我們上次調研的分布趨勢基本一致??梢哉f,這批青年編劇的整體能力和素質都處于較高的水平。



編劇作為說故事的人,不僅要具備高超的劇作能力,深諳視聽語言,還要擁有深厚的知識儲備和強大的學習能力。


84%的受訪編劇具備大學本科及以上學歷,同時近半數受訪者曾在全日制高等院校接受過相關專業教育(戲劇影視文學),其他受訪者的最高學歷也多為文科類專業。



受訪編劇的最高學歷所學專業中,以戲劇影視文學(27%)為主的文科類學科占絕大多數,超過80%。同時,我們也發現,還有不少諸如建筑學、醫學、會計學、計算機科學等背景的人走進這一行。編劇學科背景的多樣化,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多類型、多題材行業劇的開拓。



僅就受訪者的最高學歷畢業院校來看,北京電影學院是編劇的最大輸出地,其次是中央戲劇學院與中國傳媒大學。此前兩次青年創作者生態調查(點擊查閱:【2017中國青年電影導演生存狀態調查報告】2018中國青年編劇生態調查報告】)中,北京電影學院亦是編劇、導演等影視文創行業創作者輸出最多的院校,無愧為中國影視人才的搖籃。



當問及這些受訪者什么時候決定成為職業編劇時,選擇“23歲以后”的人占了54%?;究梢哉J為,超過一半的人在大學畢業以后,確定了目前的職業方向。



在成為職業編劇之前,約七成受訪編劇都是影視或文學相關的從業者或學生,大多是“圈內”發展,專業相關性和工作領域相對聚焦。



此次受訪的208位編劇大多是在中國本土接受高等教育,其中只有13%的編劇有海外求學經歷,而選擇海外留學的小部分人則多是希望借之接觸不同的培養體系,也大多沒有留在海外發展的計劃。



有編劇表示,華人導演在海外發展或還有機會嶄露頭角,而編劇所面對的文化隔閡似乎很難通過劇作消弭,要想融入主流群體、創作出滿足海外觀眾需求作品的難度極高。反觀擁有巨量觀眾且日益增長的國內影視市場,恐怕是更合適他們的所在。


這些曾經留學海外的編劇中有超過五成的人認為,海外學習經歷極大地開闊了視野,有助于自己在國內的發展。



但也有人認為,海外學習經歷對于做編劇“沒有太大幫助”,特別是“海歸”編劇在國內資源和人脈方面略顯不足,反不如本土編劇有更多機會。

 

第二部分:他們作為編劇的從業狀態如何?


  • 58%的受訪編劇依舊是獨立編劇
  • 71%的受訪編劇通過老師或朋友介紹來接觸項目
  • 50%的受訪編劇未來考慮轉向導演或制片人
  • 43%的受訪編劇處于持續焦慮狀態
  • 成功的編劇必須擁有行業的認可和對應的人脈


作為行業資歷不深的青年編劇,有七成受訪者都是經由老師或朋友的介紹來獲得項目機會的。要想只靠作品說話,難度似乎高了一些。除了主動投稿、自我展示,行業內的“關系”和“人脈”是極為重要的接觸項目的渠道。



或許也是因為年輕,近六成的受訪編劇還處于單打獨斗的狀態,沒有加入經紀公司、制片公司或是編劇工作室。



大多數人平均每年接一到兩個劇本項目,能夠同時推進的項目數也大體在兩個左右,而且一般是一個項目快收尾時才接入新項目,很難同時應付多個項目。



意料之中,能同時推進四個及四個以上項目的受訪編劇基本上都擁有自己的工作室或團隊。在有效的分工協作下,同時操作多個項目成為可能。



“被認可”是多數受訪編劇心中“成功編劇”的衡量標準。同時也有不少受訪編劇表示,“寫出有價值、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作品”才算是成功的編劇。



在兩次編劇調研中,“收入”在衡量編劇成功標準中都被排在了后位。對于青年編劇來說,獲得業內外的認可才是他們目前最為迫切需求。


和其他行業一樣,新入行的年輕人收入不會太高。受訪編劇上一年的稅后年收入普遍在20萬元人民幣以下,這個比例超過七成。



同時,僅有7%受訪編劇對收入明確表示“滿意”。而在2018年的調研中,表示“滿意”的受訪編劇占17%,整體的收入滿意度有明顯下降。



很多受訪編劇表示,過去一年行業整體不太景氣,加上一個項目要做1-2年,到手的收入算下來并不多。


收入較高的多是入行多年的資深編劇。208位受訪者中,上年度收入過百萬的有11位,其中10位的從業年限超過7年,另一位也在編劇行業待了四年以上,這11位高收入編劇大多擁有自己的工作室或公司。



超過七成的受訪編劇表示,最近兩年受到市場收縮、資本退潮的影響,項目數和收入都有所下降。



通過交叉對比也可以發現,受到沖擊最大的還是獨立編劇們。獨立個體獲取收益和抵御風險的能力都相對較弱。



沒有合適的項目自然是編劇們最擔心的事情。此外有受訪編劇稱,職業生涯中感到最困難的時候,是在遇到不靠譜的甲方并試圖維權時,自身能力不及,行業內也缺少相應的幫助,深感無助之余又無力改變,不免對行業生出失望。


同時,項目遲遲不能落地或者爛尾、資金短缺、合作方專業度欠缺等,也會消磨掉一些青年編劇的信心,成為其職業生涯中的困難時期。



當被問及“未來是否會向制片人、導演等崗位發展”時,半數的受訪編劇給出了肯定的答案,而這群人中,男性略多于女性。



對此有編劇表示,想轉行做導演其實是希望能對自己的作品多一些主導權。


焦慮已經成為當代都市人的普遍狀態之一,甚至多看兩眼微信朋友圈,都可能因為別人“看起來”全都過得很好而倍感壓力。



參與調研的青年編劇們除了為個人生計發愁,還有很多焦慮于沒有項目、沒有資金、創作瓶頸等。



很多時候,平臺或制片方會優先考慮有代表作品的成熟編劇,初出茅廬的新人相對機會就少,這也成為一些年輕創作者的焦慮來源。


經過交叉對比,可以明顯看到單打獨斗的編劇們往往存在著更大程度的焦慮,生存的壓力、維權的困難等都讓他們的生活頗為艱辛。



同時我們也發現,有自己的工作室或公司的編劇也有著較為普遍的焦慮感。他們不但肩負項目壓力,還有維持團隊生存的壓力。


延續對于青年編劇個人狀態的關注,調研還收集了他們對于自身狀態的滿意度數據。受訪編劇對自己身體狀態的滿意程度普遍較低,對精神狀態的滿意程度相對較高。


 

第三部分:他們面臨什么樣的問題?


  • 59%的受訪者認為作品最重要的價值是“觀眾口碑”
  • 92%的受訪者認為編劇最重要的核心能力是講好故事
  • 獨立編劇最需要財務、法務問題的支持
  • 75%的受訪編劇稱曾被騙稿

 

談及自己作品最重要的價值時,超過半數的編劇把“觀眾口碑”“業內的肯定和榮譽”以及“自我藝術追求的實現”放在了前三位,“名利”反而不是他們特別在意的問題,這與他們在判斷“成功編劇”時的選擇非常一致。

 


有編劇明確表示,只要寫出一兩部受到觀眾和業界肯定的作品,自然能收得名利,但是“不能為了名利而創作,那就是本末倒置?!?/span>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投資方和項目方常常會對創作給出各類的意見,但他們的滿意程度卻是受訪編劇們相對較少考慮的因素。


開篇我們就強調,講好一個故事變得越來越重要。超過九成的受訪編劇認為,“講故事的能力”是編劇的核心技能。有編劇特別強調了講故事的能力中“邏輯能力”的重要性,認為不少故事缺乏基本的邏輯。

 


也有受訪者提出,編劇更應該具備的是“保持身體健康、心情舒暢的能力”,對照受訪者們對身體狀態不甚滿意的回答,保持身心健康也逐漸成為編劇們應該重視的問題。

 

那么青年編劇如何看待自己的作品和觀眾之間的關系?超過七成的受訪編劇表示,會努力平衡自我表達和大眾之間的需求。

 


不過,編劇交付的作品是劇本,而觸達觀眾的是經過再創作的影視作品。進入實際創作過程后,左右創作方向的往往是投資方意見,或者是技術實現難度。對此,有編劇也無奈的表示“甲方要求什么,我就創作什么?!?/span>

 

談及工作中最需要什么樣的幫助時,超過四成的受訪編劇認為最需要資金方面的幫助。還有編劇稱,需要“更多的項目來源渠道”和“對創作的主導權”,更有人直呼“來個真正懂行的團隊吧!”

 


通過交叉對比可以發現,單打獨斗的編劇對“財務、法務”方面的需求最為迫切,而已經擁有自己工作室或公司的編劇,更看重“團隊的高效協作”。


 

在法務方面提到最多的是被“騙稿”(如劇本被采用但無署名,被盜用創意大綱或核心情節等),受訪青年編劇中有過這一經歷的比例高達75%,且近半數是入行不到三年的新手編劇。

 


通過進一步比對,有“被騙稿”經歷的年輕人中,近七成是獨立編劇。當被問及被騙后怎么辦時,大多數編劇表示很難維權,業內缺乏有效的保障手段和維權支持,要證明創意大綱或者相關內容的版權歸屬本就不易,還要耗費自己的時間精力,一般只能“認倒霉”。


對于合作的制片方,超過半數受訪編劇最看重雙方“對創作的理解和認識是否一致”的特質。而在合作過程中,受訪編劇最關心的問題集中在“項目是否能落地”以及“制片方是否專業”上。


 

在談及整個編劇行業面臨的主要困境的時候,大多數受訪編劇的意見集中在“制片方專業度參差不齊”以及“行業缺乏評判標準和定價體系”上。

 


有編劇認為,可供優秀的編劇和推動好作品問世的制片方之間溝通聯系的渠道太少了,“千里馬找到伯樂,伯樂相中千里馬,全靠緣分?!?/span>

 

訪談中我們也發現,政策、市場等外部環境快速變化的同時缺乏相應的理解和解讀,也是受訪編劇們遇到的困境之一。


第四部分:他們如何看待中國影視產業?


  • 對攝影剪輯等技術崗位專業度認可最高
  • 對制片人、編劇等崗位專業度認可最低
  • 55%受訪編劇認為行業缺乏從業者培養機構
  • 中國觀眾基數大,市場空間廣,持樂觀態度

 

作為行業的中堅力量,青年編劇對于中國影視產業的看法也是我們重點了解的內容。在評價影視產業從業者的專業度時,受訪編劇對“攝影”“剪輯”“視效”等偏技術工種的專業程度較為認可。

 


但是,對于制片人、編劇等崗位的專業度認可度不高。有編劇表示,這與這些崗位缺乏明確的判斷標準有關。


超過一半的受訪編劇認為,中國影視產業最缺乏的專業支持是從業者培養機構,除了北電、中戲這類為數不多的專業高校,缺乏有針對性的進修或學習渠道。


 

談及中國影視產業發展的優勢,受訪編劇普遍認同,相比海外成熟市場,中國影視產業的優勢是“人多”,足夠大的觀眾基數讓各種類型的創作都有生存和發展的空間。也有人就此表示,正是由于“市場沒有徹底成熟”,才更有利于創作者進行各種嘗試。


 

但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工業化體系不完善、缺乏行業標準以及缺乏人才培訓體系,成為受訪編劇印象中制約中國影視產業發展的最主要問題。

 


還有受訪編劇從審美角度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有的認為“觀眾的審美提高了”,但創作者難以在短期內從創作上與之匹配,還有的則認為不論觀眾還是創作者都存在“審美的單調和視野的狹隘”,阻礙了產業發展。


盡管有著或多或少的問題和疑慮,大多數受訪編劇對中國影視行業的整體發展趨勢仍舊持樂觀態度。

 


不過,相比去年的調研,持樂觀態度的受訪編劇比例從73%下降到65%,這似乎也從某個側面印證了上一年行業緊縮、資本退潮帶來的影響(本次數據回收截止日:2020.1.15)。

 

第五部分:新冠肺炎疫情給他們帶來了什么影響?


  • 71%的受訪者的項目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 19%的受訪者表示2020年的收入不會受影響
  • 29%的受訪者表示對2020年影視行業發展持樂觀態度


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之后,我們又對參與調研的青年編劇,補充了對疫情相關影響情況的調查問卷。


在疫情暴發之前,參與補充答卷的109位青年編劇中的大部分都有正在創作開發中的項目,比例達到61%,22%的編劇處于暫時沒有項目的狀態。13%的編劇的項目在籌備階段。


(樣本量109)


其中85位受訪編劇表示正在進行的項目受到疫情不同程度的影響。但相對青年導演的調研,編劇們轉移到線上溝通的工作項目比例更高,占61%。


(樣本量109)


受到疫情的影響,有45%的受訪青年編劇明確表示2020年度收入將會有不同程度的減少,19%的人則表示基本不會受到影響。對于收入不高的青年編劇來說,未來生存壓力會更大一些。


(樣本量109)


當被問及是否考慮疫情相關題材的創作的時候,其中62%的受訪編劇表示會考慮,也有38%的編劇明確表示,不會進行相關創作。有編劇說“創作是需要沉淀的”,暫時還是聚焦在自己擅長的題材和內容上。


(樣本量109)


參與補充調研的109位編劇中,對2020年中國影視行業整體發展持樂觀態度的比例為29%(這一比例明顯低于上文中對整體行業發展趨勢持樂觀態度的比例),超過四成人覺得不好不壞。


(樣本量109)


有編劇表示,減產是肯定的,而且行業也會面臨一段時間的困難期。相比之下,編劇已經算是整個影視行業中受疫情影響最小的工種。雖然整個行業停擺,委托項目會減少,但是這段時間正好可以停下來,好好思考和沉淀自己,或者把現有的作品打磨的更加成熟。整體看行業發展,還是很有信心。


第六部分:事業之外,他們是一群怎樣的人?


  • 絕大多數生活在大陸一二線城市
  • 喜歡下午和晚上工作
  • 九成編劇每天睡6小時以上
  • 超過一半的人不喜歡鍛煉


那么受訪青年編劇們除了“編劇”這個身份,日常生活如何呢?


從創作時段來看,多數受訪者的工作時間是在下午或者晚上,而“家”是最主要的創作場所。



52%的受訪者家人都很支持他們的編劇事業,而明確表示“不支持”的比例也有14%,不支持的原因主要集中在“認為編劇工作收入不穩定”、未來發展方向不明確以及缺乏社會保障和體制保障等。



個人起居方面,近九成的編劇能夠保障每天6小時以上的睡眠時間,但只有約半數的人可以做到按時吃飯。



不僅如此,有超過一半的人表示平時很少鍛煉身體??磥碇挥兴叩玫交颈U?,青年編劇們的確需要多多關注自己的身體健康了。



受訪編劇在評估自我的性格時,有45%的人認為自己偏內向。



從愛好來看,大多數人鐘情于看電影和讀書,這樣的答案并不令人意外。相比2018年的調研,熱愛打游戲選項的比例(16%)明顯降低,2018年的這一數字接近三分之一。



除了我們提供的常見選項,還有編劇表示喜歡做飯、做手工、睡覺或“擼貓”等,看起來都非常適合在家辦公的人。


我們照例請大家列出了自己的喜好名單,看看這些年輕人心里都愛著哪些作品和背后的人。


近五年最受大家喜歡的電影里,《我不是藥神》《小丑》《寄生蟲》榮登前三位,三部作品的故事的確都廣受好評。



《瑯琊榜》《都挺好》《致命女人》則是受訪編劇選出的近五年最喜歡的電視劇前三名,《瑯琊榜》作為2015年的電視劇,相比《都挺好》和調研期間熱播的美劇《致命女人》,顯然是得到了眾多青年編劇的偏愛。



蘆葦以20%的高票,當選為受訪者們最喜愛的編劇。高滿堂、劉和平等資深編劇同樣排在前列。



陳凱歌和寧浩以并列票數,被受訪青年編劇們選為最想合作的導演。



電視劇《瑯琊榜》的熱度似乎有所延續,胡歌成為受訪青年編劇們最想合作的演員。發揮穩定、佳作不斷的黃渤、徐崢,以及憑借《少年的你》在大銀幕上嶄露頭角的易烊千璽等演員也是大家的心頭好。



作為《闖關東》《瑯琊榜》《偽裝者》等熱播劇的制片人,侯鴻亮被近四分之一的受訪編劇列為最想合作的制片人。



在問卷最后,我們還留下了一道開放題,請大家聊聊過去的2019年自己最大的收獲是什么。大家的回答五花八門,生動鮮活。我們從中看到了一批有目標有沖勁兒的年輕人,在壓力和瑣碎的生活中,尋找到了內心的平靜和幸福感,并不懈努力和持續內省。


他們有的學會了放慢節奏,重拾勇氣和信心;有的平衡好了心態,學會客觀的看待自己和世界;還有的人收獲了生活中最平淡的幸福,戀愛了,生子了,考取了駕照……



或許未來的路依舊坎坷,但這些充滿生氣與靈氣的青年編劇,依然不懼前路荊棘滿地,堅定前行。


祝福他們。


— 正文完 —


致謝


感謝以下206位以及2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編劇參與此次調研(依姓氏拼音首字母縱向排列)


(一)


(二)


出品方:

 

華語國際編劇節:由中國青年出版總社、北京名赫集團聯合主辦,是國內首個以“編劇人”品牌核心、以文化產業需求為導向,貫通文娛全產業鏈與文創產業價值鏈的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中國文化產業綜合平臺。

 

北京電影學院未來影像高精尖創新中心:由北京電影學院聯合國內外高校、研究機構和知名企業建立,是北京市教委認定的北京高校高精尖創新中心。中心的總體任務是創新電影語言體系與表達方式,發展與夯實中國電影學派,構建面向未來影像的藝術與科技融合支撐平臺,引進國際頂尖專家,培養若干大師和領軍人才。

 

凡影·畫外hoWide:凡影是提供文創行業一站式企服工具“Freelancer自由客”和“專家咨詢”的企業服務公司,幫助從業者能力提升,為行業項目管理提供解決方案,“讓創意更高效”。畫外hoWide系凡影孵化的產業研究品牌,通過解讀行業動態,觀察產業生態,梳理成熟市場標準化管理方法,提供基于數據的產業研究分析,助力中國電影產業工業化發展。 

 

聯合出品方:

 

派樂傳媒:國內首家專業的劇本公司,已簽約百余名編劇,引進好萊塢編劇工作室模式,組建專業的策劃、評估、劇本醫生團隊。以高質量為創作原則,依托優質劇本,打造優秀影視作品。

 

編劇圈:拍電影網Pmovie旗下的編劇學習、項目交流、行業報道平臺,致力于為廣大影視編劇同仁提供最專業的服務!業務涵蓋編劇學院(圖書、培訓、慕課、講座等)、編劇服務(行業動態、招聘、項目資訊)等。

 

好劇邦:專業的劇本版權交易平臺和內容創作者成長服務平臺,是國內編劇垂直平臺中唯一具有獨立制作宣發能力的公司。

 

影視工業網:影視從業者的職業成長平臺,專注連接和服務影視工業·幕后英雄;超過2,000,000+注冊用戶,已為20000+家機構提供服務;關注影像創作與先進技術,為用戶提供職業社群和產業活動等服務!

 

劇本君的電影世界:致力于解決制片方的內容痛點、打造鏈接制片方與編劇生態平臺的影視內容經紀開發中心。

 

上科大-南加大影視培訓項目:上??萍即髮W-南加大電影學院影視培訓項目由上??萍即髮W主辦,受促進上海電影發展專項資金支持,屬非盈利、不授學位的文教結合項目。2015年至今已孵化88個長片項目和32部短片,進入國內外多個頂級創投和節展。


版權聲明


本報告由華語國際編劇節聯合北京電影學院未來影像高精尖中心、凡影·畫外hoWide共同出品。本報告的著作權等知識產權歸雙方共同擁有,并受與知識產權相關的法律法規保護。


未經授權,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以商業為目的、以任何方式或理由使用本報告的任何內容。




全文完


本文為作者 影視工業網 分享,影視工業網鼓勵從業者分享原創內容,影視工業網不會對原創文章作任何編輯!如作者有特別標注,請按作者說明轉載,如無說明,則轉載此文章須經得作者同意,并請附上出處(影視工業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 http://www.ttchizhou.com/stream/124595
相關文章

華語編劇節

查看更多 >
我要評論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最新亚洲中文字幕一区在线,中美日韩亚洲印度在线,最近中文字幕完整视频,亚洲日韩色欧另类欧美,在线观看日本爱情动作片,在线播放日本一道本香蕉视频,色就是色欧美美色